网站首页 > 文章 > 文章 > 名家访谈

蔡希良教授:专家型古董收藏家的情怀

2017年12月22日 12:42    点击数:          

涉足收藏,一语惊醒梦中人
中国论文网 http://www.xzbu.com/2/view-3683825.htm
  眼前的这位长者,满头银丝却神采奕奕,说起话来铿锵有力,谈笑富有感染力,令人印象倍加深刻——他就是今年81岁的蔡希良教授。他的父亲是商人出身,曾收藏了一些珍贵字画,然而在“文革”期间,或被烧被毁,十分可惜。“那段时间,中国不知损失了多少珍贵文物,数量大得令人震惊、痛惜,可能说是中华数千年来的一大劫难。”每每回忆,他都为之扼腕叹息。幸而改革开放,为全国人们带来了新的希望,“文革”中抄家的东西皆退还物主,其中包括大量的古董、字画等。
  来港之后,蔡希良教授将父亲留给他的小部分古董、字画运到香港,其中包括一幅关于马的字画。当时,他将此字画拿到古玩店准备卖掉,一问价格,老板爽快地说值15000元。“哇,15000元!”这把蔡希良教授的太太惊一跳,“之前我们在北京时,曾想把这幅字画以300元的价格卖给古楼后门桥的文物店,但即使是200元的低价,他们也不肯收。”见蔡希良夫妇未做出决定,老板以为他们嫌价钱低,便又自动加价到16000元。这对于当时蔡希良教授来说,已是一笔大数目,然而从这个事例中,他多加考察,探出了古董文物行的门道。
  “那时,形容内地的古董文物情况,可以用‘遍地都是宝,真古多,仿品少,只要有钱都能找’来形容,随着内地人赴香港,或移民至海外的人越来越多,他们也把内地许多珍贵的古董文物带至香港,同时,配以当时的香港古董市场,90%以上的都是真品,于是我想不如就干这行吧。”拿准主意,蔡希良教授开始行动。
  以藏养藏,足迹遍及海内外
  初入全新的行业,蔡希良教授自然不怕,唯一怕的就是缺失钻研精神。老一辈从事体育工作的人,那股认真与执著是从来未曾缺失的。从入门着手,他找来许多古董文物方面的书籍,埋头苦读,从基础入手,遇到不懂之处,再前往古玩店向老板们请教,或者与古董收藏爱好者交流,渐渐积蓄起相关经验,成为行业内的专家型的教授级人物。
  1990年,蔡希良教授在荷里活道——香港的“古董街”,开设了“古艺精舍”,一直经营至今。据蔡希良教授介绍,荷里活道是香港开埠以来的第一条街道,整条街由中环伸展至上环、西环,大大小小有一百多间古董、古玩、艺术品店,铺陈着许多上好的中国古物,种类繁多。以蔡希良教授的“古艺精舍”为例,该店窗明几净,在入门右手边的橱窗里,陈列着由蔡希良教授最新从内地甚至世界各地搜罗的珍品,十多平方店铺内琳琅满目,有陶瓷、玉器、石雕、牙雕、铜器、银器、漆器、家具、屏风、字画、古籍等等,既有奔驰着的马匹,也有神情凝重的兵俑,还有摆出飞天状的仙女……
  而在经营之初,为能保证“古艺精舍”所售产品的丰富性及信誉度,蔡希良教授推崇“以藏养藏”的理念。众所周知,收藏是件很费钱的事,但若能在收藏的过程中,很好地运用“换、让、拍、补、扩”五字方针,即“以藏养藏”法,则能使藏品量更大、品更精、更易出成果。而更重要的是,在20多年以来,蔡希良教授常北上内地寻宝,“近此年来,各地在拆除原自然村镇房屋的过程中,往往忽视了对文物古迹的保护,造成或削弱或毁损历史文化的现象,十分令人痛心,每当收到拆迁的消息,我就立即前往该地,将其中的文物从农民手中购买。如果不购买,大部分都被毁掉了。”说此话时,他表示十分遗憾,同时他也分享了在农村收购文物的原则:“真的也当假的买,假的贵了我不要。你卖给我就哈哈笑,不卖给我就拉倒。”因而,他常常深入各个古老村镇,足迹遍及大江南北……
  在旅游中寻宝,是蔡希良教授常做之事。每当全家去旅游之时,家人热衷游山玩水,他则专注于各地的古玩市场,对内地的主要几大古玩市场了然于心。此外,海外的古玩市场亦是他向往之地,就在他70多岁之时,他还前往了土耳其、西班牙、葡萄牙等地考证青花瓷的情况,至今为此,西欧20多个国家留下了他的寻宝身影。
  多年的寻宝经验,蔡希良教授研究其中规律,总结了一套言简意赅的哲学:“传世品自然旧,入过土的有土锈,两者没有是新仿,人工做旧不自然,纹饰造型不对不用看。”他的一言一行正如他所说的,“搜罗宝贝,就要读万卷古今中外之书,行万里古今中外之路。”
  善于钻研,不做纯粹古董商
  随着古董市场的兴起,越来越多人喜欢收藏,不惜高价购买心水之物,由此使得一部分奸商有利可图,造假制假,使得整个市场鱼龙混杂,导致卖家不敢卖,怕卖低了价,买家不敢买,怕买高了价。
  针对古董市场的现状,蔡希良教授对此深有感触,他对活跃于市场上的人分为三类:“第一种是纯粹的古董商,他们不研究古董的真假,主要赚取自己买进及卖出的差价,以赚钱为主;第二种是奸商骗子,他们从其它地方购买仿制品,以假充真,出手之后立即换地方再进行坑蒙拐骗;第三种是专家型的收藏家,他们以研究中华文化为主,对古董的真伪深有研究,具有鉴别能力。”很显然,蔡希良教授的所做所为,是属于第一种人与第三种人的综合。
  “每一件文物,都是悠久而深厚的人文积淀,标志着某个地区某个时期的历史文化。”在新近购买一批古董之后,蔡希良教授总是第一时间查阅资料,深入研究,弄清楚该古董的来龙去脉,对其真伪作出正确的辩定,然后再明码标价销售。因而当一些古董商张贴“买卖成交,恕不退换”告示之时,而蔡希良教授却能张贴“买卖成交,随时可换”的标语,其底气可见一斑。
  “研究古董,是一门博大精深的学问,没有真功夫,没办法做下去!为什么我能用很少钱买到价值量高的古董?为什麽我的铺面从开张到现在都未曾换过地址,坚持20多年?这就需要不断更新的专业知识,多年来炼就‘火眼金睛’。一路走来,我也是交过许多学费,才能做到这一点的。”每一次鉴定文物,蔡希良教授都当作学习的过程。多年的积累使其鉴赏能力有目共睹,请求他鉴定的人络绎不绝。不过,他提醒,“抱有发财的思想,急功近利之人,肯定是要上当的。”
  在蔡希良教授眼中,“中华古董是一种中华文明的保存,不应单从金钱上考虑去买卖古董,而是应该从研究、鉴赏、收藏、弘扬中华文化上去收藏。”抱以如此的想法,他将个人得失看得很淡。前几年,他收藏了一件汝窑笔洗,是中、外收藏家梦寐以求的珍品。“能收藏这件珍品实在幸运,如某博物馆感兴趣,本人可捐赠。”   总结经验,著书立说受欢迎
  在收藏的同时,蔡希良教授集中精力对藏品进行研究考证,发掘其历史文化内涵,后将相关的资料整理成册,在市场上热销。他认为,“藏品是有形的,文化是无形的,有形的藏品只有附上无形的文化之后,才会变得有内涵、有品位,才能从中寻求真理、感悟人生、学习知识、享受生活。”于他而言,收藏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一种享受。
  至今,他已出版了《古艺精舍藏珍集——网上论文集壹》、《古艺精舍藏珍集——网上论文集贰》、《古艺精舍藏珍集——壹》、《古艺精舍藏珍集——贰》、《土耳其之行——杜伯奇皇宫内的中国外销青花瓷考证与研究》、《走出国门看世界——中国景德镇青花彩瓷远销欧洲两牙国》、《丰盛影文集——中国景德镇元青花国际学术研讨会》等数套专著,面市之后,其借鉴价值受到众多收藏家的热捧。
  据蔡希良教授介绍,此专著中既包含了《中国瓷史概述》、《专述明初永宣青花器发展》、《明初青花瓷几项重要记实》、《浅论元代青花瓷的发展概况》等行业内的历史性资料,也有《浅谈中国青铜器的鉴真法》、《何为古玩赝品?》、《元青花瓷书中的专用词解》等专业性指导文章,值得收藏爱好者阅读与学习。目前,他更有一些手稿正在整理中。“希望这些著作,能对一些收藏家有所帮助。”
  奋斗生涯,体育界内显胸怀
  蔡希良教授出生于北京,在年轻时是一名保家卫国的战士。每当回忆及这段历史,蔡希良教授便斗志高昂,在激动处还做出“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”的标准军姿,身上那股认真与投入,使人为之振奋,为之钦佩!这是怎样的一位长者?身上流淌着那股正气与伟大,直教人感动!
  新中国成立之后,蔡希良教授凭着1米8的身高、良好的身体素质,以及对体育的热爱,他就读于北京体育大学体育系,成为老一代体育人。毕业之后,他担任了篮球与体操教练,为新中国的体育事业起到了重要的奠基作用:担任第一、二届全运会的国家级裁判,参与过第一届全运会的团体操组编,同时培养出大批优秀的运动员,其中“体操王子”李宁的恩师即是他一手培养的学生。
  1979年,蔡希良教授全家迁往香港。到港之后,由于他的学历得不到香港社会的认同,因此为了养家糊口,他不得不舍弃心爱的体育事业,从事地盘工、保安等工作,也曾与太太共同开过京菜馆,但其红火的生意使旁人心生嫉妒,因又常受到他人的恶意刁难,使生活颇为艰苦。这一切当在一次重逢故人之后,才有所改观:“以前,我在北京青年篮球队里担任中锋,与香港青年篮球队的一次对决中,因球技突出为对方队长留下了深刻印象,有一天我们不期而遇,之后在他的帮助之下,我开始在其任校长的学校里代课。”坚守“执教哪所学校,即将哪所学校的体育成绩提上去”的工作理念,在蔡希良教授执教之后学校的体育成绩势必突飞猛进,大有改观。
  昔日的体育教练,今日的收藏家,当问及蔡希良教授多年的收藏感受,他的视线轻轻扫过铺店内所陈列的珍品,静静地说道,“每当我走进店铺,呀,这个古董是南宋的,呀,那个又是明朝的,看到这些宝贝,我的心里头就特别充实,特别高兴,特别满足!”至于真正喜爱古董之人,其极深的感情只有与古董在一起,才能真正地流露。而蔡希良教授这一不单把古董看成财富,而是当作中华文化传承,在寻找和钻研古董之时,其乐趣更大,更浓!
  “我认为一些好的收藏家和有素养的商家,应成为保护文物、鉴赏古艺术、弘扬中华文化的倡导者。中国的文物是全人类的宝贵财富,文化之美令人回味无穷。”拥有如此胸怀,是蔡希良教授的行走在古董收藏之路上的希望与追求!